"我不惧怕死亡,但因为我已经在这里, 我想获得永生。"

Lajos Marschalkó

我第一次来Garáb是2003年,这里让我想起了詹姆斯·希尔顿(James Hilton)的书《消失的地平线》。一个远离一切的世界,被精致的自然美景所包围。我几乎想都没想就买下了看中的房子。
香格里拉的故事发生在1931年。由于当地人的起义,80名英国官员准备从印度北部巴斯库市撤离到白沙瓦。

途中飞机被劫持,飞向西藏。飞机紧急降落在喜马拉山脉之间。四名幸存者在一个山谷中找到了一座独特的寺院。寺院中有中央供暖,房间里有浴缸,有巨大的西方图书馆和一架钢琴。食物源自于山谷中的自然生长物。生活在这个世外桃源的人们都很长寿。寺院的喇嘛是一位来自卢森堡的天主教徒,名叫佩罗(Perrault),而他已经有250岁了。

僧人不断增多,其中很多人都是百岁以上的高寿。在世外桃源中看不出他们的年龄,但是离开山谷的人们会很快显现出他们的真实年龄。 这四位新来者受到大家的欢迎。其中的三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是爱情降临在年轻英俊的英国第二领事和一个生活在香格里拉的满族女孩之间,他们决定逃离。 香格里拉的故事听起来就像一个童话故事,但它是基于事实的!

事实上,英国驻阿富汗领事休·康威消失了(很可能在被劫持的飞机上),几年后,人们在重庆的一家医院找到了他。他患有失忆症,当时英国领事馆的一位同事去探望他,他的记忆恢复了一段时间,并讲述了他的故事,并被官方记载下来。康威希望回到香格里拉,但是因为他的病情,愿望落空,昏迷不醒,最终逝去。

生告诉政府的人,康威是被一位中国老太太带到医院的,而他从未见过年龄这么大的老太太。这位女士不久之后就去世了。这个故事是由英国当局记载的,所以可能是真的。在西藏的某个地方存在这么特别的地方,具有独特的力量,叫做香格里拉。
但没有人发现香格里拉!

詹姆斯·希尔顿从未去过中国。他在书中提到的香格里拉是昆林山脉中某个特殊的花园。这个故事引起了国家地理杂志的兴趣,刊登了有关西藏东部美丽地方的文章。2001年,中国政府正式将位于滇藏边界的省城中甸更名为香格里拉。这里真的美不胜收。2014年,我开了6000公里的车程,和家人一起来云南旅行,从南至北,然后我们到访了这个美丽的地方—香格里拉。

不幸的是,有着1300年历史的“香格里拉”小镇,60% - 70%的部分被2014年1月的大火烧毁了。 我们是在火灾发生的3周后去的。在古代西藏的著作中,七个特殊的天堂(伊甸园)圣地(Nghe-Beyul Khembalung)被称为是“隐藏的地方”,与香格里拉相匹配。这些地方是9世纪时,由莲花生大士从世界选拔的僧侣们创造的。在藏语中,香格里拉的名字可以追溯到“香巴拉”(Shambala)这个词(梵语极乐世界的音译)。

在Garáb茂密的森林,一千年前基督教僧侣创造了一个冥想圣地,充实精神和灵魂。这是为什么你发现精神力量和美丽地方有如此的吸引力。

我不知道在一个传奇的、从未发现的世界和Garáb之间画一个平行线是否正确。但我依旧想这么做。康威在香格里拉找到了内心的平静,生活和爱的理由。我在高拉布也找到了同样的东西。我的妻子Linda是中国人,来自中国东北,就像香格里拉那个美丽的满族女孩罗晨。

我的人生和使命

我6岁时患了脑膜炎,在医院住了197天。以前,得这种病的孩子有95%会死去,或是持续严重的脑损伤。但上帝不希望我死去。在我的父母带我回家之后,我开始做很多奇怪的事情。我用茉莉花的枝做了筷子,并用它吃所有食物,甚至是豌豆汤。许多人认为我不是那幸运的5%……

我在学习和武术方面总有奇怪的方式。

我毕业于歌德勒农业科技大学和布达佩斯经济大学,我又去学了MBA和博士课程,加强我的大学学业。过度学习的原因有可能是大学里有美丽的女孩。

由于想追求更美丽的女性,我也开始学习语言。我学了1年的中文,因为我在东北遇见了一个中国女孩,Linda,她成了我的妻子。

 

1988年,我第一次来中国,现在这里是我的家,就像在过去的5500年历史中,有1500年我们的祖先坐在龙座上一样。

幸福没有直通的道路。幸福就是路本身。

佛曰

中国有5500年的历史,有56个民族,每个民族有着不同的语言,他们滋养着美好的传统。但是大都会的世界压制了古老的传统精神价值。所剩不多,只有金钱之后的奔放与喧嚣。

许多人说,中国人是金钱至上。我认为这是完全正确的!在中国,市场上竞争不断,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是够了,我们无法体验生活的乐趣。

孩子们被过度的学习而毁灭,他们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有竞争:考试考了多少分、被分到哪个组、以后会在哪个学校学习。没有个人的发展、没有个人发展的可能性,因为制度不允许。学习是一个比赛。

我有许多中国朋友,他们太希望正常的生活、精神放松、爱情、自然、接近上帝……这些都在Garáb。

草长莺飞、牛羊自由吃草,母鸡自然产卵、猪在森林里放养……早晨孩子们收集做早餐的鸡蛋。我们也给动物起名字。例如我们的奶牛“小花”,给我们提供大量牛奶,可以制作酸奶、黄油和奶酪;等明年,它的小牛“Elderberry”就也会产奶了。

早上看着孔雀站在镜子般的窗前欣赏它自己优美的姿态,母鸡在第一缕阳光下晒着日光浴。农场生活中有许多小小的乐趣,只有那些从摩天大楼的世界来的人才能够欣赏。

如果我们只能从紧张的大都市生活中抽身一周的话,Garáb的“香格里拉”将会是给精神充电的一个好去处。我和家人在香港住了6年,所以我觉得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准感觉确地表达出来。

我曾到过西藏、云南的神奇寺庙,包含如今被称作是香格里拉的地方。我去过印度40多次,我曾在尼泊尔的山间徒步穿行,我去过Sándor Kőrösi Csoma 在大吉岭的墓地,我可以把它列为永恒。

我两次攀登了乞力马扎罗山,爬上5895米的乌胡鲁山顶,看着海明威那本著名的书之后稀薄的雪。2014年6月,我爬上4600米高,几乎死于肺水肿;但是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照中医的建议,


持续中药调理;3个月后,2014年9月5日,我站在了乌胡鲁山顶,非洲的最高处。这给了我去攀登其他高峰的勇气。

 

同样在50岁时,我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饮食方式。我不吃肉、不饮啤酒或其他冰品,而且真的有效,虽然欧洲的医生说我爬5000米以上的山峰会有生命危险。

2015-2016年,我两次攀爬欧洲第一峰,厄尔普鲁士山 5642米。2015年,因为雨夹雪的关系,我们未能登顶;但在2016年,我带着3个儿子一起,从北边爬上了西峰。

攀登过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阿空加瓜山,海拔6962米,是美洲大陆的最高峰。有许多人尝试,但只有30%的人成功。

在这个高度,空气中的氧含量比正常水平下降40%。在夏威夷大岛,我爬上了4205米的莫纳克亚山,那里是最神圣的地方 – 神的居所。

我认为有足够的参考点来真实地说:Garáb 是一个特别的地方!